yabovip04

yabovip04

  他们总会出现在最高舞台,但他们总在焦点中心区域若隐若现。他们没有大跌大起,距离成功却总差一步。去听听那首Por UnaCabeza的曲子,就是《真实的谎言》、《闻香识女人》里出现过的拉丁舞曲,对,那就是阿森纳。

  阿森纳很浪漫,风格上与大开大合、硬桥硬马的传统英式球队区分井然,这是温格足球的特点。这样的浪漫,总在残酷现实前被击溃,像2比8,像1比5、0比6……可浪漫入骨,就会有超乎胜负的自得:我们踢不过你们,但我们有独特的风骨……

  阿森纳的中国枪迷,不会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球票痛苦,却会为自己支持一个主流当中的非主流、功利群落里带点理想主义、残酷现实中杂有浪漫幻想的载体,而产生了一种自我迷幻般的满足。因为这就是阿森纳,尤其是10年来,在国际资本冲击下,金钱捭阖和商业帷幄日渐汹涌的足球世界里,阿森纳这样一个特殊俱乐部的形象。

  首先是球队过去有过辉煌的战绩,且培养了很多知名球星。第二是球队一直坚持的技术型打法,在强调肌肉与速度的英超中一直是独树一帜(英超也就近几年才开始技术流导入,标志性事件是西班牙球员占据核心位置),第三球队一直坚持合理的经营,相反曼城,切尔西靠金元崛起的手段就受到排斥。第四,技术流球队在东亚地区都有着极高的人气

  阿森纳不是非主流,温格执教以来的完整赛季,他们始终征战欧冠,在英格兰,阿森纳是传统豪门,二战之后甚至被称为“英格兰银行俱乐部”。但在切尔西曼城出现后,阿森纳一方面迫于新球场压力、一方面信守温格倚重年轻新秀、控制投入的相对低成本运营原则,让他们在主流中非主流。兴建新球场,其实也是为了增加商业经营收入,这本身就存在一种理想和现实的矛盾。

  我不知道英超俱乐部的球迷,在中国是否支持阿森纳的最多,这种判断,再广众的调查,也难以得出服众的结论,我肯定不相信“在中国大陆,阿森纳球迷比曼联球迷多”这样的陈述,可是在社交媒体上,微博微信,枪手们的活跃程度,是欧洲球迷之冠。因为温格和主流中另类的阿森纳,实在太符合社交媒体交流发声的属性——总有话题产生,总有向往存在,总有讨论空间,总有自黑余地,总难达成梦想……

  或许有没有梦想这件事,对于枪手球迷而言,都不是那么重要了,因为大家需要一种羁绊,需要一种联通彼此的链接,需要一种彼此认同又各有差异的松散群落。大家可以自说自话,可以享受着胜利的华丽,更可以在被失败蹂躏的过程中,自恋自惜。胜利的享受,如过眼烟云,失败的沉痛,反倒会让人深沉。

  这样的现象,或许只能在中国大陆发生,尤其是5年来社交媒体从新生到极度活跃、社会意识形态去主流化明显的时代里。

  首先是球队过去有过辉煌的战绩,且培养了很多知名球星。第二是球队一直坚持的技术型打法,在强调肌肉与速度的英超中一直是独树一帜(英超也就近几年才开始技术流导入,标志性事件是西班牙球员占据核心位置),第三球队一直坚持合理的经营,相反曼城,切尔西靠金元崛起的手段就受到排斥。第四,技术流球队在东亚地区都有着极高的人气。

  首先是球队过去有过辉煌的战绩,且培养了很多知名球星。第二是球队一直坚持的技术型打法,在强调肌肉与速度的英超中一直是独树一帜(英超也就近几年才开始技术流导入,标志性事件是西班牙球员占据核心位置),第三球队一直坚持合理的经营,相反曼城,切尔西靠金元崛起的手段就受到排斥。第四,技术流球队在东亚地区都有着极高的人气

  阿森纳不是非主流,温格执教以来的完整赛季,他们始终征战欧冠,在英格兰,阿森纳是传统豪门,二战之后甚至被称为“英格兰银行俱乐部”。但在切尔西曼城出现后,阿森纳一方面迫于新球场压力、一方面信守温格倚重年轻新秀、控制投入的相对低成本运营原则,让他们在主流中非主流。兴建新球场,其实也是为了增加商业经营收入,这本身就存在一种理想和现实的矛盾。

  阿森纳的中国枪迷,不会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球票痛苦,却会为自己支持一个主流当中的非主流、功利群落里带点理想主义、残酷现实中杂有浪漫幻想的载体,而产生了一种自我迷幻般的满足。因为这就是阿森纳,尤其是10年来,在国际资本冲击下,金钱捭阖和商业帷幄日渐汹涌的足球世界里,阿森纳这样一个特殊俱乐部的形象。

  阿森纳的中国枪迷,不会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球票痛苦,却会为自己支持一个主流当中的非主流、功利群落里带点理想主义、残酷现实中杂有浪漫幻想的载体,而产生了一种自我迷幻般的满足。因为这就是阿森纳,尤其是10年来,在国际资本冲击下,金钱捭阖和商业帷幄日渐汹涌的足球世界里,阿森纳这样一个特殊俱乐部的形象。

  阿森纳很浪漫,风格上与大开大合、硬桥硬马的传统英式球队区分井然,这是温格足球的特点。这样的浪漫,总在残酷现实前被击溃,像2比8,像1比5、0比6……可浪漫入骨,就会有超乎胜负的自得:我们踢不过你们,但我们有独特的风骨……

  阿森纳不是非主流,温格执教以来的完整赛季,他们始终征战欧冠,在英格兰,阿森纳是传统豪门,二战之后甚至被称为“英格兰银行俱乐部”。但在切尔西曼城出现后,阿森纳一方面迫于新球场压力、一方面信守温格倚重年轻新秀、控制投入的相对低成本运营原则,让他们在主流中非主流。兴建新球场,其实也是为了增加商业经营收入,这本身就存在一种理想和现实的矛盾。

  阿森纳很成功,温格很成功。如果没有他执教前9年,两次“双冠王”的成就,温格不可能成为弗格森之后,在英超同一俱乐部执教时间最长的教练,可阿森纳远远不够成功——欧冠缘悭一线,连年领先英超然后习惯性崩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